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您好,歡迎光臨新余市國信融資擔保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聯系我們

了解更多我們的詳細信息,請致電

0790-6455975


行業動態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動態 >

銀擔合作的“安徽模式”

來源:金融時報   作者:國信擔保   時間:2016-01-13   瀏覽次數:
    在探索政銀擔合作的路途中,安徽省又向前邁進了一步。
  安徽省構建的政、銀、擔新型合作模式為困擾融資擔保業的銀擔合作提供了一種新的解題思路。這一模式中,一旦試點范圍內發生代償,擔保機構、省擔保集團、銀行、擔保機構所在地政府將按4:3:2:1比例分擔風險。業內認為,這一政府引領、擔保護航、銀行跟進的新模式,十分契合當前小微企業融資服務的實際,搭建起了政府、銀行、擔保之間的新型合作關系,為解決一直困擾商業銀行服務小微企業的準入難、抵押難和處置難問題打開了突破口,是經濟新常態下金融創新的“及時雨”,是政銀擔三方合作聯動的新機制。
  構建新型政銀擔合作機制
  融資擔保行業作為連接銀企的紐帶,一肩挑兩頭:一方面為小微企業提供增信服務,一方面為銀行分擔風險。去年年末的國務院電視電話會議指出,政府要把融資擔保作為準公共產品給予大力支持,要建立銀擔合作風險共擔的新機制。
  “我們構建的新型政銀擔合作模式主要包括穩定的風險補償機制、均衡的風險分擔機制和合理的比例再擔保機制,這既符合國家政策導向,也具有安徽特色,更切合實際操作要求。”安徽省擔保集團總經理錢力說。新型政銀擔合作模式的推行,將有效解決以往政策性擔保機構與金融機構單個對接、合作不暢的問題。安徽省擔保集團以股權、再擔保業務為紐帶,將全省政策性擔保機構串成一個體系,作為整體與銀行合作,提高單個擔保機構的信用,減少銀擔合作風險,提高擔保資源利用率,實現銀擔合作共贏。據悉,安徽省擔保集團及其體系成員已與12家銀行省級機構、眾多小型銀行以及13個市級和36家縣級政府就新機制試點工作建立合作關系。
  安徽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詹夏來指出,加強政策性融資擔保體系建設,推進銀政擔合作,是適應經濟發展新常態的重要行動,是緩解小微企業和“三農”融資難、融資貴問題的關鍵舉措。通過政策性融資擔保對小微企業提供金融扶持,是發達經濟國家較為成熟、普遍的做法,安徽省借鑒國際經驗、結合地方實際,近年來著力構建覆蓋省、市、縣三級的政策性融資擔保體系,政府連續多年對政策性融資擔保機構注資支持,堅持以小微企業為服務對象,不以營利為目的,堅持低費率、廣覆蓋,在緩解小微企業融資難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新型銀政擔合作模式的啟動,將有利于調動銀行與擔保機構合作的積極性,緩解小微企業和“三農”融資難、融資貴問題。
  銀擔合作中的銀行“角色”
  事實上,目前除了在與少數國有擔保機構合作過程中,銀行可以分攤一定的風險外,國內大部分的銀擔合作中,擔保公司都比較被動,杠桿作用難以發揮。由于擔保公司承擔100%代償責任,一旦銀擔合作業務出現風險,銀行和擔保機構難以形成一致意見,導致銀擔合作風險不可控,甚至由此引發區域性、系統性風險。這樣一來,很多擔保機構陷入“銀擔合作不暢——擔保機構的授信和杠桿水平受限——制約行業發展”的惡性循環。因此,面對并不對等的銀擔合作現狀,調整銀行與擔保機構的風險分擔模式,成為擔保機構的迫切訴求。
  有業內人士表示,銀行作為銀擔合作的關鍵一方,要探索建立合理的風險分擔機制,不能把違約責任全部推給擔保機構。要加強盡職調查,重視客戶的第一還款來源,對融資性擔保機構授信政策進行認真的檢查,對管理完善、風險可控的擔保機構,要適當放大擔保倍數。要取消不合理的門檻和收費,切實降低融資性擔保機構的保證金繳存比例。
  據介紹,安徽省融資擔保行業的發展是和銀行金融機構的支持分不開的。人民銀行、銀監局等金融部門積極支持指導,各地、各有關擔保機構和銀行積極探索,銀擔合作不斷推進,涌現出“見保即貸”、“助保貸”等一批創新的合作產品。總體而言,銀擔合作的氛圍是好的。
  從全國行業數據來看,當前擔保機構與銀行業金融機構合作范圍和規模逐步擴大,對中小微企業融資的支持作用持續增強,行業扶持政策逐漸完善。融資擔保部際聯席會的數據顯示,截至2013年年末,與融資性擔保機構開展業務合作的銀行業金融機構(含分支機構)總計15807家,同比增長4.7%;融資性擔保貸款余額1.69萬億元(含銀行業金融機構融資性擔保貸款,但不含小額貸款公司融資性擔保貸款),同比增長16.6%.
  銀擔合作中仍待解決的問題
  分析當前銀擔合作不暢的原因,有業內人士表示,主要有三個方面:一是銀擔風險分擔機制不完善。融資擔保機構始終處于弱勢地位,缺少話語權、議價權,要承擔全部風險。銀行過分依賴擔保機構,缺乏獨立的盡職調查、貸后管理的動力。銀行與擔保機構尚未形成榮辱與共、風險共擔的平等伙伴關系。二是一些銀行將融資擔保機構的所有制性質、資本金規模作為合作的必要條件,客觀上將民營擔保機構和小機構拒之門外。三是一些銀行過于謹慎,對擔保機構授信的放大倍數較低,收取的保證金比例過高。
  對此,錢力建議,應加強信息交流,信息對稱是銀擔合作的重要基礎,應構建信息交流長效機制。比如,及時向金融機構通報融資性擔保行業發展、信用評級結果和監管信息,并形成制度,長期堅持下去;定期舉辦政、銀、擔、企對接活動,為融資性擔保機構與金融機構搭建交流合作平臺。同時,優化銀擔合作的外部環境。完善支持融資擔保機構發展的政策體系,落實對符合條件的融資擔保機構的財稅優惠政策,建立扶優限劣的良性發展機制。引導國有擔保機構逐步建立以市場為導向的經營管理機制、風險控制機制、用人機制和激勵約束機機制,提高市場化運作和規范管理水平。繼續開展融資擔機構信用評級工作,為銀擔合作提供參考。加大考核力度,在對安徽各市及銀行業金融機構的業績考核中,增加銀擔合作分值比例。加強對融資擔保機構的監管,完善現場檢查和非現場監管,切實防范金融風險,為銀擔合作提供良好外部環境。

關注國信擔保公眾號

公和我做好爽添厨房在线观看